您的位置: 文學天地 > 正文

冬景小調:一條溝,溯河而上

2020-01-02 16:29:59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李亞紅

  老張的老家有條河,叫白道河。白道河很長,源頭在哪兒,流淌了多少年,我不得而知。我只知道依河而居的人們在那里繁衍生息,形成了一個個自然村莊。

  唯有老張家所在的村莊,叫白道河村。老張16歲離開白道河村參加工作,40多年過去,忙過青蔥歲月,忙過時代變遷。如今,退休的老張,想再走一走白道河,找一找童年的記憶。于是,他帶著我在冬寒料峭的日子,回到了故鄉。

  從新修的白道河大橋,下到小浪底快速通道,再沿著一條水泥小道就進入了白道河村。新農村新風尚,眼前的白道河村,再也不是過去那個閉塞的窮鄉僻壤。醒目的墻繪,致富的標語,遍布街頭巷尾。潔凈的道路,寬敞的院落,彰顯現代文明。翻修的古廟,生瘤的老皂角樹,幾欲掩埋的土窯,又依稀可見舊時斑駁的遺痕。

  一條溝,溯河而上,揚起的塵土,封存了老張的童年。我們沿著他少小時走過的土路,去他翻耕種植過的良田。

  攔河壩下,溪流潺潺。下游是滲水塘,俗稱“二潭”。上游曾經是煙波浩渺的白道河水庫,那些年負責澆灌千頃貧瘠土壤。如今,水庫水源枯竭,水流勢弱,只能稱為水塘。飄蕩的蘆葦,游離的浮萍,晃動的樹影,雖不比昔日壯麗,但也尤為嬌俏。

  北上,原先因家家戶戶燒火,被砍伐的光禿禿的土崖,如今順著雨水沖刷的道道印痕,從茂密叢林間落下串串沙土。另一處山崖半坡的洞穴還在,只是不知道里面有沒有藏著調皮孩子爬進去掏的鳥蛋。推土機碾碎了老張孩提時走的那條羊腸小道,繞過土垣推出一條坡度漸緩的坦道。種地的村民不再手提肩挑,春種秋收用的都是現代化的播種機、收割機、拖拉機。入目的干花野草,也曾有過絢爛的生命。老鴉窩,孕育無數展翅飛翔的幼仔。新舊交替的思緒,在老張心頭纏繞。

  老張在兩棵百年老柿樹旁停留下來。他說,趁著大人們下地干活兒的時候,他曾無數次爬上那兩棵柿樹,摘下甜甜的柿子果腹。一起“摸柿?!钡哪切┩姘?,也不知去了何處。老張在山梁間的窯洞前駐足。他指的方向,有過家的紅火。他說他在那個院子里開心地玩耍過。老張在崖頭站立,看溝壑縱橫,看柏樹蔥郁。山洼里曾有他拔豬草的瘦弱身影,還有幾座散落的民居。人去屋空的老窯,在深溝里嘆息,往日的煙火已四散飄飛,難覓蹤跡。

  早年種下大豆和玉米的那塊自留地,如今已不知歸了誰家。土地卻是越來越肥沃,青青麥苗足以證明。走到和鄰村的田地分界線處,童年趣事已裝滿老張的心懷。他一路說,我一路聽。

  一條河,順流而下,激起的波紋,撥動了老張的心弦。我們跑到上游的栗樹溝村,不看白荻古城遺址,不看秀麗的山水景觀,而是跳下山澗且往回走,只為找尋一塊可以鑿挖豬槽、牛槽,制作石磨、石碾的巨石。老張說,他小時候順河道走親戚的時候見過,石心被鍛下錯落有致、儀態萬千的槽印,橫臥水岸,令人嘆為觀止。

  腳下無路,我便與他沿河而行,遇溝跨溝,遇水越水,遇坡爬坡,遇荊踩荊,幾乎又走回白道河村。驚起的野雞,色彩斑斕。河水較之以往變淺,蜿蜒曲折的河道變窄,被村民有效利用,開荒種下了各類農作物。

  遍尋不遇,所幸碰到一世居河岸、正在撿拾柴火的鄉民,詢問后才知那塊大石已被淤堵在河道下,不得收斂日月精華,不再見證苦難歲月。舊時代已被淘汰,新時代風生水起。

  白道河村的溝溝岔岔,掩埋了老張的年少無知。白道河的清洌甘泉,孕育了老張的成熟穩重。他的過去我沒有參與,他的未來我會陪他一起走。唱著冬景小調,沿著四季更迭走,走過日出日落,一路走到春暖花開。 (李淑君)



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