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文學天地 > 正文

鄉村的表情

2020-01-02 17:09:02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李亞紅

  有風,但不是風,似乎是氣息,一股一股的,染著秋草干枯的香在緩緩流動;沒有了白日里的殘暑之燥,也就沒有那么心急火燎豪放奔放;順著山路,在山坳里蜿蜒回旋,漫不經心,很灑脫的樣子。有水,是硯瓦河在低低地吟唱,空無心事似的,優哉游哉,偶爾心泛漣漪,水擊石響處,驚起蛙鳴陣陣。如此無他,自醉而已,得意忘形的表情卻攪動了風的心湖。風,開始微瀾,就有了水的影子。

  ——風是微薄的肌膚,傳遞著夜的溫度。

  星星,觸手可及。

  暮色深沉,深沉得看不到暮色?;宜{的天空里,撒滿星星,或散或聚,或靜或動。這些遠方的精靈,陪著大山度過了億萬斯年,知己知彼,互為知音呵。它們離得很遠,遠得只能遙遙相望,但又很近,近在頭頂咫尺之間,仿佛一伸手,就可以相見甚歡。

  ——青山站在星星的光芒里,星星藏在青山的內心深處。

  山與水,相依相偎。

  ——它們是一家人。

  月亮,欲說還休。

  此時的月亮,名叫秋月。一輪彎月,心事未滿,本想懶懶地躲在云后,自怨自艾。星星不樂意了。都是好鄰居,理當同喜同樂,不如一起到人間走走,心結一解,事情就圓滿了。在星星的前呼后擁下,月亮這才欲罷不能地出門了。畢竟,是一彎新月,又被差強心意,還是應該矜持一些,矜持里反而有幾分優雅。

  ——月亮,是夜的眼,洞悉一切風物。

  南太行山坳里的這個村莊,此刻就在月亮的視野里。

  河畔有小路,寬可通車。山路,自然起伏蜿蜒,緩緩的,此時寂然。路肩處,一行一片的豆稈四散攤開,秧黃稈干,飽實的豆角被撐爆了肚皮,露出密密挨擠在一起的紅豆粒,小小的,圓滾滾的,好像傳遞著當午日曬炸裂的聲響。豆秧實在太多了,掛滿路肩的畦畔,占了白楊的地盤。沿路而上,雖是夜行,但不寂寞,有蟋蟀寒蟬等一路熱情相迎,熙熙鬧鬧著吶。盡頭,突現一片光亮,卻是另一番景致。

  墻外的竹排上,豎著細高的槐枝,挑起一個碩大的燈泡,照亮一座靠山而建的四合院落。院外的空地上,鋪開成堆的玉米棒——穿著白色的外衣,顯然,是剛從地里收回來的。一位老人,不,是老兩口,正在埋頭剝玉米,刷刷刷的劃音,和著秋蟲的鳴唱,在空氣里漂流。我的貿然叩訪,打攪了這里的寧靜。老先生抬起頭,紅藍白灰相間的氈帽下,露出驚奇的神色。

  “上來啦,快來歇歇?!?/p>

  “您老忙,打攪了?!?/p>

  “不忙,夜里睡不著,干些閑活兒。今年天好,收成不賴?!?/p>

  黝黑的臉龐,閃著健康的紅光;黑舊夾克灰色褲子黑布鞋,既淳樸又干練。粗糙的大手,青筋突顯,那動作,那力道,年輕而自信,是種莊稼的好把式。

  “您老貴姓?過60了吧?”

  不敢,姓薛,今年70嘞,呵呵……”

  一陣爽朗的笑聲在小院里騰起。

  共和國的同齡人,熱愛勞動的人,總是那么年輕。

  他的愛人,與他共風雨的愛人,此刻坐在不遠處的玉米堆旁。褐色休閑帽,黑白格子粗布衣,一樣的淳樸,一樣的干練,一樣的利索。嗶嗶啵啵的間隙,她驀然站起:“我去給你拿件衣服,露水大,別感冒了?!彼年P懷,在他的無聲應答里暖了他的心。

  默契,和諧,讓平凡的日子更加平凡更加踏實。既然執子之手,便情愿與子躬耕,任他風吹浪打依然不改初心,無怨亦不悔。

  加入其中,雖然動作笨拙,雖然效率低下,但,心,沉穩如夜,格外接地氣。我們也是一家人。

  這就是可敬可愛的父老鄉親!生于土地,老于土地,我們永遠都是土地的子民。

  空地東鄰的嶺頭,是薛家的自留菜地。一片明亮里,繁盛的豆角秧閃著微綠的光,長長的豆角橫豎其間;番茄在木架上或紅或綠,滴溜溜的圓,實墩墩的;蘿卜支棱著肥大的葉子破土而出,白白的身體似乎能聽到拔節的聲響;苦瓜可著勁地長,有的累彎了腰;胡蘿卜鉚足了力量,意在后發制人;小尖椒在枝頭羞紅了臉;最是那一畦一畦的白菜,咧開了大嘴,樂不可支。

  這些作物,把秋天變成了胖子,一減肥,就該換季了。

  太行鄉村的夜晚,那么短那么短,似乎一杯酒醒的功夫,便天光大亮了。

  雞鳴晨到。出客棧,但見昨夜一切風物皆醒。薛老先生早已坐在昨夜的老地方,開始剝玉米棒子了——依然動作麻利,力道十足。他的鄰居,一對中年夫婦,開著農用三輪,“趁早下地出花生嘞”,一聲招呼,連同急迫的心情,瞬間被掩蓋在馬達的轟鳴里——山道坡陡,拐彎都不減速,留下左右回旋緊張夸張的背影!

  朝陽剛過山頭,紅霞里,葡萄架上紫色瑪瑙水靈泛光,旁邊的南瓜綠葉上,露珠晶瑩透亮,打著轉,似落未落。這個農家的小院里,高大的山楂樹枝繁葉茂,掛滿果實,一嘟嚕一嘟嚕的,沉甸甸地越過圍墻。淺藍色的晨空里,就綻開了無數的紅燈籠。炊煙徐徐升起,韭菜的辛辣,混合著麥香,在院落上空四散漫延。

  山楂樹下,東屋山墻上,懸著六掛長長的玉米辮。

  金黃的玉米棒,洋溢著金黃的光。

  ——那是山鄉百姓的笑靨。(姚永剛)



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