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文學天地 > 正文

跋山涉水的人

2020-01-02 17:05:01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李亞紅

  這一生,總會遇到一個人,為你跋山涉水;這一生,總會遇到一個人,讓你跋山涉水。 

  夏天,“七下八上”的汛期,小城的雨充沛得幾乎把城里變成了海,讓人猝不及防。 下午,小禪穿著淡粉色的細麻衣衫,腳踏在陽臺上晾干的白布鞋,挎著布包,走在綠蔭里。路邊樹上的蟬聲響亮,偶爾還可以聽到蟬從這棵樹撲棱棱飛到那棵樹的聲響。想起蟬的前身,那些從老梨樹根下冒出來的泥牛,成為許多人的美食,竟然心疼起來。

  不記得從哪里看到,泥牛是經過了漫長的黑暗蟄伏才得以蛻變的。于是,小禪也不覺得那一聲接一聲的“知了知了”聒噪。 走著走著,天色暗下來,有風吹過,帶著一絲絲涼意,小禪越走越覺得愜意。細麻的衣衫比苧麻的輕薄些,因是中式的盤扣斜襟,也會讓人覺得悶熱。 小禪從商場里出來時,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,雷電轟鳴,狂風把本該在秋天才凋落的樹葉硬生生吹得滿地都是??磥?,大雨就要傾盆。小禪打開布包,習慣性地去拿傘。呀!傘呢?小禪習慣在夏天拿著一把傘,可遮陽也可遮雨,有時候要比人更有安全感。 

  小禪對世態有著花開花落、云卷云舒般的淡定,但這并不妨礙她總是一腔熱情地去給予——精神或者物質。她總會傾盡所有。有人笑她傻,也有人羨她真。她總是淡淡地笑著,說起話來,眼睛亮亮的,閃著露珠般的光。每當有朋友遭遇人生凄涼,她總會努力第一個趕到,即使一路跋山涉水,默默無語地陪伴勝過萬語千言。 小禪想著驟雨來得快去得快,誰知下了一個多小時后,雨也沒有停歇的意思。微信朋友圈里已經被這場大雨刷屏,許多街道已經被積水淹沒。尤其是那個每逢大雨必積水的鐵路橋下,又有幾輛慌慌張張的車輛被淹。眼看著店鋪要打烊,小禪還是沒有打到車。她沒有麻煩別人的習慣,即使是父母。無論工作和生活上有何困難,她總是自己默默處理好,從不依靠,也不埋怨。上師范時,她從圖書館借的一本書在教室里丟失,按照規定需要原價三倍賠償。為此,她每周騎車幾十公里,從家里帶吃的,把省下來的生活費交給了圖書館。她只對父母說,同學們結伴騎車挺開心的。其實那是她第一次騎車跑了那么遠的路。 店鋪里的小姑娘,電話響了又響,小禪讓她趕緊關了門回家。在屋檐下,小禪翻開朋友圈,看到一個好友剛發的微信地址好像在附近。想著日常的交情,她就猶豫著打了電話。對方電話接聽得很及時,當明白小禪的來意后,說自己的車剛才已經有些進水,不方便再出來,讓她再等等。小禪還是禮貌地說:“謝謝,打擾了?!?在小城最繁華的十字路口,小禪眼瞅著一輛打著“空車”字樣的出租車飄然而過。路面的積水越來越深,她索性提著裙擺,往家的方向走去。 此時,小禪已經分不清臉上是雨水還是淚水,本來高度近視的眼睛更加模糊,然而心里卻無比清亮。如果是以往,她可能會心生悲涼,嘆人情世故。而現在,她無比清醒。

       這一生,短暫而無常。那個能夠為你托底的人,為你跋山涉水、對你不離不棄的人,只能是頻率相同、心意相通的人。如若不然,還不如一個人活得風和日麗、云淡風輕。即使一路走來風雨兼程,也要相信雨后天空的彩虹是真實存在的美好。 如果有一天,失去了跋山涉水的能力,也要歸于山川河流,堅貞如磐石,葳蕤如草木,生生世世。(李娟)



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