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文學天地 > 正文

故園之戀——愚公移山,敢為人先

2020-01-02 17:29:02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李亞紅

  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舉頭望明月,低頭思故鄉。狐死歸首丘,故鄉安可忘。2014年秋初,筆者移居云南西雙版納。盡管此地山清水秀,游人如織,但,家鄉濟源像一塊巨大的磁鐵,對我一直有著強大的吸引力。

  愚公移山,敢為人先。我的家鄉濟源,是愚公的家鄉,既是工業城市,又是旅游城市。她像豆蔻年華的少女,女大十八變,短短幾十年,越變越美麗。她像一幅絢爛的油畫,永遠掛在我的心中。戀家的感情像一條條神秘的琴弦,在我的心頭奏出諸多優美動聽、舒心暢意、永遠難忘的曲調。家鄉的生活是那么美好,那么幸福,那么讓人留戀。每當靜下心來憶起可愛的家鄉,我的心中澎湃的熱情就好像一條波濤洶涌的大河,一種難以名狀的感情在激蕩,感覺心中總是熱乎乎的,就像喝了一杯醇酒,情思通過沙沙滑動的筆尖傾注到白紙上。

  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。當年,白天站在峰頂向下望去,濟源市區像顆珍珠閃亮在萬綠叢中。車水馬龍的市區,就像奔騰咆哮的大河,洶涌澎湃;夜里站在峰頂向下望去,濟源市區的夜色,好似一只半開半掩的珠寶箱,又像無邊無際透明的大海,安靜、廣闊而又神秘。

  濟源的山,好像波濤洶涌的海面,峰巒起伏的王屋太行兩座大山,橫斷了天際和田野,像巨龍臥在哪里。

  濟源的河,像潔白的玉石鑲嵌進一條彎曲狹長的翡翠,河水像流動的凝脂,濕潤的氣息給人水晶似的感覺。

  濟源的路又寬又直又平又干凈,像一條條奔騰的大江大河,各種車輛及行人匯集成激流滾滾向前;濟源的路又似一條條銀灰色的哈達,逶迤著伸向遙遠的前方。凡到過濟源的游客,無不對濟源的路連連稱嘆。

  20世紀80年代末,我與學校領導到汲縣購教具,其縣城有好幾座高樓,我們當時即感嘆:濟源太落后了,連一座高樓都沒有,不像城市。轉眼間,現在濟源的樓房像小孩子玩積木似的,一座座迅疾拔地而起,近看如樓林,遠看如大都市,閃光耀眼。

  濟源,我的老家,衛生、文明、繁華,一項項國家級榮譽接連獲得,我為家鄉感到驕傲、自豪。家鄉人的生活,就像鋪滿鮮花的道路一樣美好;就像一首樂章,有優美的詠嘆,也有像大海一樣迸發出的音響。我每次飛回老家,就像投進母親的懷抱,說不出心里有多么溫暖。(劉明)



回頂部